随着一声巨响,炸弹在别斯兰市第一中学爆炸开来。一群,劫持着学生,准备向外突围。

此时卢宇光作为记者,就在现场,随着身边子弹发出“啾啾”的声音,当过兵的卢宇光断定,子弹已经离自己很近了,此时再跑必定丧命,于是他立即趴在地上。

他雇佣的俄罗斯摄像已经跑散了,不远处,躺着一名中弹的外国记者。就在这危急关头,卢宇光还在与国内连线,用声音进行现场直播。

这是2002年,俄罗斯别斯兰劫持事件现场,这只是卢宇光工作中的普通一天,像这样惊险的场面,他经历过无数次。

卢宇光出生于杭州西湖边,身上却有着一股彪悍之气。去参军的路上,包里就带了一套《水浒全传》,108回,他能绘声绘色滔滔不绝,给战友讲出来,听得大家如痴如醉。

军队常年驻扎在山林中,当上班长的卢宇光并不甘寂寞,闲暇时间就给军队报纸投稿。不久他发表在报纸上的一篇《站长夫人》,引来了他人生的伯乐——林道远。

有一次,林道远因写散文需要,请卢宇光描绘一下山林景色。没想到卢宇光直接口头播报,录了一盘录音带寄给他,这让林道远很惊喜,惊的是他的大胆创新,喜的是他的讲述实在精彩,像一个记者一般,思路、口才了得。

从军队转业后,卢宇光去了浙江人民广播电台工作。那日,浙江下了一天的暴雨,卢宇光和同事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却只有两处有人接听。第二天一早,他的一篇《防洪第一线值班唱空城计,浙江的抗洪形势令人担忧》引起热议。

正是这篇报道,让还在试用期的卢宇光,拿到了全国好新闻一等奖。7年后,卢宇光已经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小小的纸媒记者,志在走向更广阔的的空间,做一名国际记者。

在俄罗斯,他创办了《华人报》,所有事都是亲力亲为,自己既是记者又是评论员。尽管他的报纸观点犀利,文笔潇洒,但毕竟在异国他乡,受众很少,销量寥寥可数。

之后,卢宇光停掉报纸,进入俄罗斯当地的电视台当记者,实现华丽转身,成为一名“电视人”。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下的车臣欲“单飞”,为此双方进行了两次战争。第一次车臣战争从1994年打到1996年,第二次又从1999年打到了2000年2月。至此俄罗斯在车臣的政权已经基本站住脚。

春暖花开时,山里开始枝繁叶茂起来,有了这些天然的隐蔽,车臣非法武装分子频频出来搞自杀式袭击。

5月3日,记者团在军队的护送下,飞到与车臣接壤的北奥塞梯莫兹托克,然后从那里换乘装甲车,赶往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卢宇光就在其中。

卢宇光与另一名记者,被安排进入一辆装甲车,陪同保护他们的是数名特种兵,其中一位叫马克西姆.阿列克塞依。

路上,卢宇光跟马克西姆聊得很投机,很快两人变得无话不谈。通过交谈,卢宇光得知,马克西姆曾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和第一次车臣战争,家住在莫斯科,家里有美丽的妻子和一个2岁的儿子。

马克西姆还掏出一张照片给卢宇光看,照片中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马克西姆表示其实他早已退役, 但为了养家糊口,他又当了职业合同兵,这样一个月他会有八百美元的报酬。

不幸来得猝不及防!车队进入车臣境内2个小时后,路上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当卢宇光苏醒过来时,浑身不能动弹,马克西姆压在他的身上,半个脑袋已经没有了,白色的脑浆喷溅在了卢宇光的脸上。随之卢宇光又再次昏迷过去。

当卢宇光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他只是受了点轻伤。此时他才得知,他们遭到了车臣武装分子的自杀式袭击,8死15伤,其中就包括马克西姆。

卢宇光陷入痛苦的自责之中,如果不是马克西姆,死的就是自己。很长时间,马克西姆血肉模糊的样子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之后卢宇光拼命托人打听马克西姆妻儿的下落,第二年1月,他终于找到了她们。马克西姆的妻子玛丽娜是一名电台记者,丈夫去世后,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卢宇光见到了玛丽娜,女人的悲怆和凄凉神情,让他不知所措。他该如何安慰可怜的孤儿寡母?他又能做些什么?此时他多希望痛苦可以替代。

6月的一天,玛丽娜给卢宇光打电话向他借些钱,儿子生病没钱交住院费。卢宇光二话不说,赶到医院,将所有的积蓄700美元拿出来。在医院卢宇光见到了马克西姆的儿子,他3岁了,长得是如此像他的父亲。

孤儿寡母以后的日子怎么办?他回去后想了一夜,突然一个决定闯进他的脑海。第二天,他给玛丽娜发短信:“可以嫁给我么?”

就这样,第三天他们就登记领证了。那一天卢宇光永远忘不了,2001年6月18日。

婚后卢宇光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除了尽心照顾着这个小家,卢宇光继续出现在众多危险的第一现场。他的事业也迎来了一个新高峰。

2002年9月,俄罗斯发生别斯兰劫持事件,之前卢宇光还不是凤凰卫视的记者。一场惊心动魄的实况直播之后,卢宇光连升三级,成为凤凰卫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去现场之前他特意剃了光头,为的是头一旦受伤,不用再剃头了。直播过程中,他曾昏厥过去。

但婚姻毕竟不是一次短暂的筵席,他们最终还是没能继续走下去。妻子并未真正从丧夫的阴影中走出来,尤其是卢宇光身涉险境时,她总是担心受怕。之后玛丽娜常常酗酒,拒绝沟通。

儿子基尼斯跟卢宇光的关系非常好,2018年时,基尼斯16岁,卢宇光将他接到中国读书。之后进入黑龙江大学深造。

2021年6月,女儿给卢宇光发来视频,说她跟妈妈还有哥哥,都感染了新冠。当时卢宇光正在莫斯科列宁格勒火车站,准备赶往圣彼得堡进行一场现场报道。

听到这个噩耗,卢宇光突然心脏剧痛,但他还是强颜欢笑带领团队登上火车。上天保佑,后来母子三人终于战争病毒,恢复了健康。

2021年12月16日,卢宇光还在社交平台更新了近况:开始申请俄总统普京访华专访:不知花落谁家。

虽已年近六十,卢宇光依然奔跑在第一线多年记者经验,在大多数人看来也许是持续的积累,但卢宇光却强调:是对新闻割舍不下的依恋和热情,以及历尽磨难的人生体验。

卢宇光是记者,又像军人,俄罗斯劫持人质事件、莫斯科地铁爆炸案、四次车臣反恐前线、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伊拉克中国人质事件等等。卢宇光每次都冲锋陷阵,“如果无力阻止战争,就将真相告知世界。”

当记者问卢宇光,他这样出生入死不知疲倦的动力源泉是什么时,卢宇光回答得非常朴素:我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完成了记者的工作。

卢宇光用脚踏实地的工作,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记者的榜样力量。同时在个人生活上,也诠释了中国人感恩、负责任的光辉品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