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星座?在近日中國科協舉辦的“科學家與媒體面對面”活動中,北京天文館館長、著名天文科普專家朱進等專家對星座的起源進行了講解。“我們探求這些疑問的源頭,得歸結於歷史上各民族共有的一種古老觀念:天支配地。”北京天文館古觀象台王玉民博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說,這種觀念在人類各種族、各民族剛剛告別茹毛飲血的生活方式,開始邁進文明的門檻時,就不約而同地形成了。可以想象,遠古的人們為了果腹避寒、生存繁衍,終日奔波在茫茫的原野上,他們的目光向遙遠的天際線望去時,視野總被分成上、下兩部分,下面一半是地,上面一半是天。

這兩部分視野是截然不同的:下面的一半,看得見,也可以走近,可以觸摸,甚至可以改變﹔而上面的一半,也看得見,但無法走近,更無法觸摸,天穹以及鑲嵌其上的日、月、星辰永遠不可企及地高懸在人們頭上,顯得那麼神秘,那麼庄嚴。直到今天,天文學在普通人心目中依然是個神秘的學科,就因為它研究的對象隻能遙望,不能觸手可得。可以說,古人很早就形成了一種朦朧而堅定的信念:上天是支配大地的,地面上的一切事物包括人類社會冥冥之中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縱,古人把這隻看不見的手也定位在“上天”,相信是日、月、星辰,或天神通過日、月、星辰來左右著世間萬物與人世興衰的。

在這種情況下,古人開始有意識地去觀測天空和星象,既希望通過觀星來了解四季交替和時令變遷以確定播種的日期,又希望佔卜星象來預測人間的水旱風霜、軍國大事等,這時候“歷法”和“佔星”是混雜在一起無法截然分開的,在人類歷史上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天文學家和星佔家都曾是同一種人。中國戰國時代的天文學家甘德,其著作題目就叫《天文星佔》,而中國歷史上的張衡、李淳風、一行這些大天文學家同時也都是大星佔家﹔西方古代的大天文學家托勒密、第谷、開普勒等,同時也都是大星佔家,那時的天象觀測和研究活動根本沒有現在的“天文學”和“星佔學”的界限。

在各種佔星術中,最為風行的是“十二星座”,在天文學家看來,這只是借助了與“黃道”相交的星座名稱罷了。什麼是黃道,王玉民解釋說,由於地球繞著太陽轉,這樣人們從地球這個運動的平台上看太陽,則是太陽相對繞著地球轉——太陽慢慢在星空背景上移動,一年正好移動一圈,回到原位,太陽如此“走”過的路線就叫 “黃道”,而且月亮繞地球運行的軌道即“白道”及各行星繞太陽的軌道都十分接近黃道,所以月亮、行星也總在黃道上下不遠處來回“穿梭”,這樣黃道一帶就成了日、月、行星等天體互相追逐和交會的“跑道”。3000多年前的巴比倫人特別關心這一現象,就沿黃道劃出了一條寬寬的馬路——稱“黃道帶”,它的寬度伸展到黃道兩側各8度,共16度。黃道帶最早以黃道十二星座為標志,被平均分成12份,稱“黃道十二宮”,“宮”有“居住”之意,是日、月、行星每走一段都要歇歇腳的意思, “黃道十二宮”劃分法后來傳到古希臘、古印度、阿拉伯以及整個歐洲,在隋代傳入中國。

在全世界, “黃道十二宮”的影響都十分廣泛,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們在佔星學上大有用途,甚至可以說是星佔學的理論基礎,因為按古人“天支配地”的觀念,無論中國還是西方,人們都認為日、月、行星在天空運行的位置、互相交會的方式或與恆星交會的方式等,能影響和預示著大地上人們的行為,這樣古人就以黃道帶這組“腳手架”出發,搭起一整套復雜而龐大的星佔學體系。

按照佔星術的觀點,黃道十二宮與每個人的命運息息相關,最普遍的一種觀點是,十二宮平均分配在一年中,每個人根據自己的出生日期都可以歸入某一星座,就像中國傳統的以12年為周期的十二屬相一樣,而每一星座的人都有其特定的性格特征,這些性格特征就會導致他特定的命運和未來,這構成了佔星術的主要內容。

佔星術認為,黃道十二宮每一宮中,太陽所在的日期如下表,這也是人出生日期與十二宮的對應:

根據上表,一個人生日在哪個時間段裡,就可查出這個人屬於哪一宮,他的性格也相應出來了。

王玉民博士介紹,在古代剛設立黃道十二宮時,它們的名稱和順序都來自黃道十二星座,那時春分點在白羊座,它們的起點也是吻合的。后來由於歲差,春分點逐漸離開了白羊座,現在已進入雙魚座,但黃道十二宮永遠以春分點為起點,所以“白羊宮”現在已不在白羊座,而移到雙魚座了。黃道十二星座與黃道十二宮已經錯開了一個星座,“白羊宮”等只是一種位置的標志,根本不是真實星座了。因此佔星術裡的“星座”與真實的天上的星夜並不是一回事。

據朱進介紹,有一個未經考証的說法是3000年前,迦勒底人為了佔卜的需要創造了星座的概念。“從天文學的角度來說,星座並沒有任何特殊寓意,它純粹是人為的劃分。”朱進解釋說,天文學家為了方便觀測,把天空中某個方向上最亮的幾顆星連了起來,1930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為了統一繁雜的星座劃分,用精確的邊界把天空分為88個正式的星座,使天空每一顆恆星都屬於某一特定星座,這88個星座被賦予了不同名字,包括14個人名、9種雀鳥、2種昆虫、29種水陸動物、一些神話與傳說中的異獸以及無生命體。“要加以強調的是,大多數星座的形狀與其名稱毫不相干。”

“浩瀚宇宙中的天體和它們的變化會影響我們的人生。”這是每個佔星愛好者的基本信條,而這些信徒中,具有一定知識層次的人不在少數,且白領、女性居多。由於借用了天文學、心理學的概念,對科學一知半解的人們堅信,相較於其他算命方式,佔星術是有科學依據的。事實果真如此嗎?

到底天文與佔星何時分開的呢,王玉民博士介紹,從400年前起,隨著近代科學出現,特別是在開普勒發現行星運行三大定律、牛頓建立經典力學之后,人們對天體運行的規律有了認知,了解了這些運行規律與人間萬物根本扯不上關系。“也就從那時起,天文學與佔星學一步步分道揚鑣了,天文學家認為,所謂佔星的觀念,就跟術士或祭司剖開一隻鳥的內臟,數其中的谷粒預言某人命運的做法一樣,是一些可笑的東西。所以說,天文學與星佔學實際是一對同卵雙胞胎,但后來天文學一天天走向進步,而佔星術還是那些東西,現在兄弟二人已經各據一方,構筑起了兩個對立的陣營:科學與迷信。”

黃道經過88個星座中的13個,因西方人忌諱13這個數字,認為蛇是邪惡的代表,所以蛇夫座就被排除在“黃道十二星座”之外了,黃道星座名稱經過多次變遷,很多與神話有關,多數是以動物名稱命名。黃道十二星座的順序可以記憶為:白羊金牛道路開,雙子巨蟹聯翩來。獅子室女光燦爛,天秤天蠍共徘徊。人馬摩羯彎弓射,寶瓶雙魚把頭抬,春夏秋冬分四季,十二宮裡巧安排。

朱進認為,將黃道十二星座與人的性格命運對號入座,隻反映了人們希望找到“精神宇宙運行規律”的願望,是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

到底一個天體是否會對地球上的個體產生影響,朱進曾做過計算。他舉例說,按照萬有引力計算公式,織女星和地球上一個人之間的引力基本相當於相距一米多的兩個人之間的引力,朱進將其通俗地解釋為“就相當於我在講台上對聽眾的引力,或者一輛裝滿貨物的卡車從你身邊經過時對你的影響”。

談到天體對人類的影響,王玉民博士則舉了這樣三個例子:2007年8月,在中國杭州的錢塘江邊,游人觀看江上的大潮時,30多人被潮水卷入江中,11人死亡。這是誰干的?月亮,沒有月亮的起潮力,就不會有海洋上的潮汐,也就不會有錢塘江大潮,所以觀潮淹死了人,月球是罪魁禍首。

1989年的一天,加拿大的魁北克省突然全省斷電,全省600萬人同時陷入黑暗,機器停轉,電車停駛,無線電傳輸和導航系統全部癱瘓。原來,這是遠在1億5千萬公裡外的太陽發生了巨大磁暴造成的,磁暴產生的帶電粒子沖擊地球,在北磁極的作用下在加拿大的魁北克上空出現了美麗的極光,90秒后,就發生了斷電事故,這場事故的損失超過10億美元,造成這次災難的源頭是誰?太陽。

遙遠的恆星又如何影響地球上的人呢,奧地利物理學家馬赫有過這樣一個假想實驗:把大半桶水用繩子吊在半空,然后讓它高速轉動,這樣水逐漸也會隨桶壁轉動起來,在慣性離心力的作用下,水在桶壁處會升起,在桶中心會凹下——這時候,是在宇宙充滿星辰的情況下,水桶和桶裡的水相對於全宇宙的星辰在轉動。現在假設水桶不動,全宇宙及其星辰在圍繞水桶轉動,按相對性原理,水桶裡的水也會在桶壁處升起,在中心會凹下。反過來再做一實驗:假設宇宙的星辰、一切全部消失,隻剩這桶水,讓水桶自己孤立地轉動——這時沒有參照物,水桶就等於沒轉,水面就不會變化——這樣一來,誰敢說全宇宙的星辰對這大半桶水沒影響?以此類推,誰敢說全宇宙的星辰對地球上的人沒影響?

王玉民表示,上述這個例子並不是要說佔星術是有道理的,而是要說,即使天體能影響人類,也是以另外的方式,而不是以佔星家說的那種簡單方式去影響。

現代科學如此發達,令許多人不解的是,現在佔星術、星座預測、算命等依然大行其道,在王玉民博士看來,原因很簡單,這些佔星學“學說”是很難証實也很難証偽的。

王玉民認為,雖然天文學家已証實天體不會影響人類和社會的命運,但人們仍然不知道人類和社會的命運是誰影響和決定的,現代科學還遠遠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當今的社會學、心理學、行為科學都還發展得不夠,在紛繁復雜的社會人生面前處理能力極其有限,所以人們隻好返回來求助佔星術。

在佔星術中,除了對人性格命運的探究外,還衍生出了對於身體健康的分析,甚至能夠給出具體的保健醫療建議,對此首都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神經生物學教授徐群淵認為,在低等動物中,它們的后代性別可能與交配生殖的季節氣候有關﹔此外人類生命中也存在周期的變化,例如女性的月經周期,並且這些周期受到神經調控,也會對人的身體、心理產生一定影響﹔這些是經科學研究証實的。但是有關星座分析中,所謂的“健康指數”乃至一些具體的分析,是沒有科學依據的,目前也沒有這方面的研究。

在心理學中有一種現象被稱為“巴納姆效應”,它主要表現為:每個人都會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特別適合他,即使這種描述十分空洞,他仍然認為反映了自己的人格面貌,這個心理學概念很好地解釋了一些人對於星座性格的強烈認同。

為什麼佔星術會受到那麼多的認同,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院重點實驗室鄭希耕表示,從心理學上看,人總得信點什麼,是所謂“信仰”,不信A就會信B,因為信仰會帶給人類基本的心理安全。但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種信仰又反過來影響人的行為和認知,對人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在專家看來,佔星更多是一種娛樂成分,過分相信是不足取的。

法國的研究人員曾做過一項測試,他們將臭名昭著的殺人狂魔馬塞爾·貝迪德的出生日期等資料寄給了一家自稱能借助高科技軟件得出精准星座報告的公司,並支付了一筆不菲的報告費用。

三天后,該公司將一份詳細的星座報告發送給了研究人員,大致的分析結果如下:他適應能力很好,可塑性很強,當這些能力得到訓練就能發揮出來。他在生活中充滿了活力,在社交圈舉止得當。他富有智慧,是個具有創造性的人,他非常有道德感,未來生活會富足,是思想健全的中產階級。

此外,這份星座報告還根據貝迪德的年齡作出了推斷,預測他在1970年至1972年間會考慮到對感情生活作出承諾。可事實上是,“頗有道德觀”的貝迪德犯下了19條命案,於1946年被處以死刑。

金馬獎章子怡封后伊朗核談達成協議國家公務員考試訛人老太申請復議青島爆炸死亡人數北京清理小產權房最佳醫院排行榜新疆5.6級地震延遲退休無實際意義遺產稅起征點足協杯恆大勝國安金馬獎青島石油管道爆炸焚燒金正恩頭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