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了卡梅隆-安东尼这样的一个人?是童年时在巴尔的摩度过的漫漫长夜,是少年时在马丁-路德-金大道上的洗车岁月……

带着过去的伤痛,安东尼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在他的新书《不确定的未来:关于幸存和希望的回忆录》中,他向读者揭开了自己过往岁月的面纱。

像很多贫穷街区长大的孩子一样,安东尼的童年充斥着混乱和暴力,但他没有陷进去,反倒是出淤泥而不染,养成了坚韧强横的性格。这种性格帮助他进入了雪城大学,赢得了全国冠军,成为了NBA球星。

安东尼承认,自己的经历不可复制,体育运动也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拿到打开成功之门的钥匙,但他愿意分享自己的过往,让那些仍处在黑暗中的人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答:其实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在这本书里,我写了很多小时候经历过的事,传达了很多信息,这些能激励到很多孩子,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未来值得期待。我希望这本回忆录能让那些孩子们变得更积极,这样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你写道在成长过程中身边总是有很多篮球手和努力生活的人,为什么专注于讲述你早年的故事和身边的痛苦,而不是NBA生涯中的事情?

答:我想以自己的方式去讲述故事,因为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方法。我知道如何去真切、真实地去讲述,真正经历过的事情。我只会将我自己的经历,希望我的故事能够推动人们认识到“该死,我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过这些的人,每个人都是如此。”如果我经历了这些,那就和其他人的经历没什么不同。这本书讲述的都是这样的故事:我的童年,所有经历的一切让我能够去回述那段故事和时间。

答:因为那是我的真实经历。人们对我的了解始于NBA,他们只知道篮球的部分。他们清楚我在被选中之后效力于NBA将近20年的经历。但是大家所不了解的,是我如何到达那里的,这是我想讲述的部分。当人们读到这本书的时候,会更清楚地了解我。也许会打开许多人的眼界,丰富他们的心智,关于这些我也是非常小心。

在自传中也不断提到,你是在巴尔的摩和纽约的住房工程中长大的,你说你的世界观中无非是一些“周围环境中的篮球手和努力生活的人们”。对于一个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孩子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

答:当你成长于那样的环境中,你就是那种环境中的一员。无论你是否情愿,每四个街区都有着一样的事情——酒类商店、超市、小卖铺和外卖店,这就是你的环境,也许还有学校。在书中,是以我6岁或7岁的身份在讲述,当时的我生活在红钩区,对于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能够清晰地把那些时刻和故事讲述出来,就已经非常困难了。

你在书中写道自己的庇护所就是柏油马路或者硬木地板。是什么让这些成为你孩童时代的一片绿洲?

答: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打篮球是因为篮球就在那里,我知道如何去打,身边的每个人都会在社区活动中心打篮球。这对我来说也很有乐趣,也造就了我的避风港。上学的时候我甚至等不及放学,然后马上赶去社区中心的一角。不知不觉中,它就成为了我的绿洲,甚至无需尝试。

答:体育不能拯救你,到最后你需要主动追求它。我过去从未想过能打NBA,我不是我的目标。想想那些在篮球方面表现出色的人,高中或大学毕业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又回到了那种环境中。想想统计数字。这是没有希望的!当你看着这些数字时,你会认为自己永远不会成为成功者之一。体育无法拯救你,它不能拯救的是它能拯救人数的10倍。

你曾经是著名的巴尔的摩“橡皮男孩”之一吗?那些炎热的日子里,为一块钱洗车的经历让人学到了什么?

答:你学会了责任,这不是一份典型的工作,它很繁忙的,需要责任心和奉献精神。我全身心投入其中,我很期待,有些人瞧不起这个工资。我妈就是这样,她不会给我钱做这些。这也是我做这份工作的原因:我不想一直跟她要钱,我想开始自己挣钱,这工作很容易。这是我们环境的一部分,去干点擦擦洗洗的工作,然后挣点钱回来。

答:事实不允许,我们不允许脆弱。在那样的社区里,你不能脆弱,你需要永远坚强可靠,你不能让人看到你哭泣或者示弱的一面。让别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你就任人宰割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一度感到很沮丧。因为我不能脆弱,我不想碌碌无为,我们需要变得坚强。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在锡拉丘兹你也经历了同样的抑郁时刻。大一时你在学校里有多孤独?

答:这更像是一场震撼教育,该死,我已经是大学生了。然后我不得不重新来过,在高中时我努力训练,想成为头牌球员。现在我来了全新的阶段,尽管我有着头衔,对这些人来说我还很陌生。没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谁。即使在球队里,一开始我也不太了解他们。你在大学校园里很孤独,只能靠自己,一无所有,校园让人孤独。

你说过大学生活很棒,因为你的生活就是打篮球和参加派对。就因为这点,大家都很爱你。

答:那肯定是大家因为篮球而聚在一起的时候。雪城很大,我们是那里唯一的球队,所以我们的比赛是城市里最重要的活动,那种感觉很不一样。当你开始赢球的时候,整个城市都会站在一起。

答:当然是的。能够进入那样一所学校,然后在大一的时候就赢下冠军,并且我们打出了17胜0负。我在雪城主场从来没输过球。整个一年我们也就输了四五场,我们赢下了冠军。我从来没有一年能够打出那样稳定的成绩。

在赢得全国冠军之后,你们的庆祝很疯狂。你在学校里呆了好几个月,虽然你当时已经知道你要去打职业了。那是你最好的回忆吗?

答:我们进行了冠军,那真的很疯狂。成千上万的人站在那等着你回来,学校全部停课,一起庆祝冠军。我不想立刻离开学校,开心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尽管你已经做到了很好,你说你觉得在一个白人为主的富人学校你还是觉得有些让人沮丧,你能解释一下吗?

答:因为我当时完全不理解,我完全不理解我周围的事物。我当时觉得我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很不习惯。我高中就去了托森天主教学校,我一直在试图融入,但当时我也没有完全适应。

最终你离开了学校,你见到了拉里-布朗,你很想为活塞效力。他们有没有寄给你活塞队的训练服?

答:这届球员真的太特别了,从高中进入联盟称得上是一项壮举,因为这是我们首次打破大一赛季结束后再进入联盟的壁垒,这一刻在当时诞生了。我和波什还有一些人,当时我们都是在大学打过一年后就参选了,这在之前也是闻所未闻的。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那是最值得铭记的选秀夜之一,同时也是历史上最顶尖的选秀之一。(谈到最好的一届选秀)人们总是会说1996年或1984年,那么2003年呢?我们进入联盟的节点十分关键,刚一进联盟我们就站在了前头,我们进入联盟的那个时间,在我看来是一次换岗。

答:当时我真的很受伤,简直失望透顶,就像是,该死!他们为什么不选我?为什么失望的总是我?为什么什么都不顺?他们为何不选我呢?这在当时曾让我陷入了长时间的崩溃。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当时一直这样扪心自问。之前我去了费城跟活塞见面,他们跟我说了一堆有的没的,但最后却没选我…尽管那时我已经习惯了失望,但当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向前一步的时候,却没想到更大的失望在前头等着。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次史诗级的选秀大会。在为掘金和尼克斯效力时,你成为了联盟最强的球员之一,在为他们效力时你有哪些值得铭记的瞬间?

答:我至今仍能回忆起为掘金效力的点点滴滴,掘金不是鱼腩!他们在当时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在我来之前,人们总会把这里视作是一个笑柄,但在我被选中后,一切都变了。我们更改了球队的配色和球衣,为丹佛注入了新鲜血液,而我在当时也为这里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文化。人们至此开始更多地讨论丹佛,但在我离开之后,所有的一切全都荡然无存。总的来说,我的丹佛生涯因此而变得特别,我在这里真真正正地创造了一些东西。

至于纽约,那里真的太棒了,那是全世界最好的城市,而我当时享有最好的城市的最优质的资源,在那里的每一天,无论你去哪儿,(你都能享有)。对于我来说,在主场打球,打出一些成绩,享受它并拥抱它,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体验了。当你这样拥抱纽约,纽约也会予你这样的回馈。

你生涯过去几年的经历有些动荡,刚离开火箭那会儿,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你是否还会继续打球。当时没有球队征召你,你甚至不得不为你在火箭的那段日子公开道歉。当时是不是意味着你选择低头了?你之前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处于这样的境地?

答:没想过,但这样的境地肯定会令我谦逊,其实当时已经有一些球队找过我,人们说我需要开诚布公地谈谈有关自己的一些事,我当时一直有关注大家都在说些什么,以及是谁说的,这令我有些烦心。由此我不得不在一段时间远离比赛、远离负能量,重新找回我作为一个人的价值所在,选择忘记篮球。事实证明那段期间的调整确实对我有所助益,我并不后悔(当时曾远离篮球)。正是有了这些经验,我如今才能坐在这里讲述这些故事,这让我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自己。

你今年已经37岁了,未来你将有机会和你最好的朋友勒布朗-詹姆斯一起打球。你为何会选择加盟湖人?

答:现在的时机是对的,其实过去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讨论联手,但两支球队的情况和时机都对不上,不过现在就很自然了。到了我们生涯的这个阶段,我觉得我们需要充分把握这个机会。许多年前,我们都处在自己的生涯轨道,都待在自己的球队,可能根本没机会联手,但如今,在职业生涯的末尾,我们都更成熟,都更欣赏对方和比赛,也都抱有同样的目标,我们会享受这一时刻,现在的时机恰到好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