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记者是指跟踪报道战争实况的记者,由于需要出入战地,因此常常面临着无法预料的危险。

卢宇光就是这么一名战地记者,他从一名海军军官成为了新闻工作者,在俄罗斯的战场上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最终迎娶了一位俄兵遗孀,但几年后两人又宣布离婚……

卢宇光出生于浙江杭州,从小生活在西湖畔的他既有温柔细腻的情怀,又有豪情壮阔的抱负。

15岁那年,卢宇光参了军,在辽宁大连的海防线上,常年守着一座覆满积雪的山。工作之余,卢宇光也喜欢观察生活,用笔和文字记录下身边的点点滴滴。

他身边有一位连长,叫王衡阳。长相俊朗、工作也十分踏实认真,卢宇光敬佩他,久而久之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王衡阳的条件很不错,却始终没有谈到一个合适的对象,老大不小了也没有结婚。

家里人曾多次给他安排过相亲,可每当知道他需要常年戍守在边疆的雪山上,每年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能够待在家里,另一方考虑到种种因素也就退却了。

直到有一天王衡阳找到了他真正心仪的姑娘,对方也能够理解他、支持他,为他作为一名保卫国家的战士而感到骄傲。女孩勇敢地来到了雪山上,和王衡阳在这里安了家。

卢宇光听到这个故事后十分感动,他当即以他们的爱情写下了一篇小说,名叫《站长夫人》。

这篇小说后来被发表在了《人民海军》报的副刊上,并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这是卢宇光的处女作,也是他在文学生涯中一发不可收拾的起点。

不久他就因为自己的写作才华被升级成了干部,在领导机关从事新闻相关工作,负责撰写军营相关报道以及战士们的相关事迹等等。

他所报道的新闻立场客观、文笔细腻有力,得到了诸多人的赞许与肯定。渐渐地,他也萌生出了一个新闻梦。

1987年,卢宇光从军队退伍。由于在新闻报道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其工作能力也收到了很高的认可,浙江人民广播电视台正式聘请他出任纸媒记者。

当时正逢浙江特大洪灾,连夜的暴雨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举国上下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进展。

作为浙江的一名媒体记者,卢宇光所要做的就是联系抗洪救灾中的相关人员,向群众们报道真实的情况。

可现实却给他们出了个难题,卢宇光和两名编辑一起打了一晚上的抗洪值班室的电话,可是整晚下来只有两个人接听了电话,所了解的信息也是寥寥无几。

没有信息该怎么报道新闻呢?面对这种情况,报社极有可能在第二天无法登出任何关于洪灾的报道,这对报社来说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此时卢宇光灵机一动,第二天在报纸上出现了这么一篇文章——《防洪第一线值班唱空城计,浙江的抗洪形势令人担忧》。

没错,他正是根据前一天晚上抗洪值班室几乎无人在职,抗洪工作存在严重漏洞写出了这么一篇报道。

这篇报道既真实,又能够引起群众、政府的重视,消息一出浙江省省长当即就此事召开了紧急会议。

这篇报道后来被评为了全国好新闻一等奖,这也是对卢宇光工作能力的极大认可。

1991年,苏联解体,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车臣趁苏联解体时的政治动荡时期宣布独立,由于莫斯科方面无暇顾及车臣问题,最终变相承认了车臣的独立。

感受到自己逐渐强大的车臣共和国,开始向高加索地区进行扩张,并开始了所谓的“种族大清洗”行动,屠杀了21000多俄罗斯人,引起了俄罗斯方面的反抗情绪。

在此背景下,叶利钦政府于1994年12月3日发布《告车臣人民书》,并于8日后发起了对车臣的进攻,第一次车臣战争拉开帷幕。

激情使然,同年,毕业于外语系熟练掌握俄语的卢宇光决定前往俄罗斯,成为一名国际记者。此时的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凤凰卫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抵达莫斯科的卢宇光参与创办了《华人报》,创办之初这份报纸的销量十分惨淡。卢宇光作为报纸的总编辑常常以记者、评论员等各种身份在这份报纸上发表文章和评论。

次年,他摇身一变从纸媒转战到了电视行业。俄罗斯东方电视台为他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在这里他可以尽情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他将渤海湾、西湖和钱塘江搬上了俄罗斯电视台,又带着中国的摄制组拍摄了同样壮阔的伏尔加河。

他以自己的力量将中国的大好河山展示给了国际同胞,促进了中俄两国的文化交流……

1999年,俄罗斯发动了第二次车臣战争欲重新夺回对车臣的控制权。为了扩大事件的国际影响力。

俄罗斯邀请了包括我国凤凰卫视在内的全球16家媒体对战事进行报道,而常驻俄罗斯的卢宇光则成了凤凰卫视的不二人选。

成为战地记者代表着需要奔赴战争的最前线报道事实战况,这意味着将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敌方当作人质或是连命都搭进去。

可卢宇光却欣然接受了电视台的此次委派,他做了十几年的记者,战地记者还是第一次呢。

为了方便在受伤之时进行包扎,卢宇光提前剃光了自己的头发。他似乎已经做好了负伤甚至牺牲的准备了。

战况十分激烈,为了保护这些未受过战场上专业训练的记者免受伤害,俄方专门派了几名特种兵保护他们。

一次,卢宇光正在进行现场报道时,突然出现在了镜头中开始对着人群进行扫射。由于是实况转播,卢宇光并没有逃跑,他对着镜头说道:

电视台的播音员和电视观众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但好在他最后只受了轻伤并无大碍,可他所呈现的新闻人的精神却得到了大家的赞叹。

卢宇光曾说:“我的身上也流着俄罗斯人的血。”他所说的这个人就是马克西姆·阿列克塞依。

在格罗兹尼的战争中,卢宇光同往常一样奔赴前线进行战况报道,俄国政府也同样派出了几名特种兵保护记者的安全。

开往战地的路上,卢宇光与同行的特种兵们交谈了起来,其实这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与士兵们的交谈能够帮助他了解更多有关战争的信息。

与他聊得最欢的是一名叫做马克西姆·阿列克塞依的特种兵,他向卢宇光提到了自己的家乡,并说道自己家中还有一位妻子和一个儿子,

他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因为他每月都可以800美金的薪水足够让家人们过上好的生活,说罢他还拿出了一张随身携带的三口之家的合照展示给卢宇光。

马克西姆在谈及家人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卢宇光也为这名辛苦的战士能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感到欣慰。

可谁也不知道,几分钟之后,这个满心欢喜谈着妻子和儿子的战士会变成一副冰冷的尸体。

车辆行驶的过程中,卢宇光所乘坐的装甲车突然压到了敌军所埋下的地雷,装甲车瞬间爆炸。

卢宇光只是听到一声巨响便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他发现马克西姆护在了自己的身上,为了保护卢宇光,他被炸得血肉模糊。

可他并不是专业的医生,尤其面对这样的伤势他实在无能为力。马克西姆最终还是丧失了生命,失去意识之前,他曾反复对卢宇光提到了自己的妻儿。

马克西姆是因为救自己而牺牲的,卢宇光说什么也会记住他临终时的嘱托。去马克西姆的家乡找到他的家人成了卢宇光一直埋藏在心里的事。

不久之后第二次车臣战争便结束了,卢宇光在养好伤后立即前往了马克西玛的家乡。几经辗转,他总算见到了马克西姆的家人。

由于马克西姆的离世,他的家人们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妻子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同时由于家里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他们的日子也过得很艰难。看到这种情况,卢宇光的心中也十分不是滋味。

马克西姆的妻子叫玛丽娜·阿列克寒依夫娜,是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由于工作关系,两人时常能够见面。

卢宇光始终牢记自己对马克西姆的承诺,在生活和经济上都给予了玛丽娜母子诸多帮助。

而卢宇光的出现对于玛丽娜母子来说更像是一道光,丈夫的离去原本令他们陷入了无尽的黑暗,而卢宇光则将他们从这黑暗中拯救了出来,让他们重拾生活的信息。

婚后,卢宇光对玛丽娜的儿子基尼斯视如己出,不久之后,卢宇光也迎来了自己的孩子,一个漂亮的混血女宝宝。一家四口过上了其乐融融的生活。

卢宇光和玛丽娜幸福的婚姻并没有持续几年,两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具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处事观念,久而久之便产生了矛盾与摩擦。

婚后的卢宇光仍然在战场上进行一线的报道工作,玛丽娜却为他所从事的高危职业感到担心与害怕。

她的第一任丈夫就死在了战场上,她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可卢宇光同样不愿意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两人的矛盾始终得不到调节,玛丽娜只能用酗酒来麻痹自己。

二人的感情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尾了,意识到对方不是正确的人后,他们选择了和平离婚,卢宇光也重新回到了中国。

虽然离了婚,但卢宇光仍谨记自己当初对马克西姆的承诺,他仍然将玛丽娜母子当作自己的家人对待,并定期给玛丽娜寄去生活费。

对吉尼斯和自己的女儿,卢宇光也始终一视同仁,他将两个孩子带在自己的身边,亲自教他们汉语,直到一双儿女都已长大成人卢宇光都没有再婚。

卢宇光的女儿也同样来到了中国,就读于云南国际大学,2021年她出了一本自己的书,名字叫《我在中国挺好的》。

而卢宇光自己的想法则是让儿子来中国当记者,女儿则留在俄罗斯从事新闻工作。

很多人都对卢宇光的想法产生了疑惑,为何不让自己亲生的女儿留在中国呢?卢宇光则笑呵呵地回应道:“新闻没有国籍。”

在今年俄国与乌克兰的冲突中也看见了卢宇光的身影,他深入到亚速钢铁厂为人们报道实时情况。

在他的叙述中,去往钢铁厂的路上有不少未被掩埋的尸体,大量的武器碎片散落在地上……

从一张关于他最新的照片上,卢宇光和车臣特种部队副司令鲁斯兰·格列米耶夫等三人穿着厚重的防弹服,戴着头盔,鲁斯兰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作为一名前线工作者,卢宇光在危险的环境中把真实、可靠的消息传递给国内的同胞,几十年如一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